火爆纪委黑榜抓大不放小 上班炒股网购亮红牌(图)

2015年12月31日,北京市纪委通报了朝阳区9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案件,为刚刚过去的2015年治腐画上了一个圆满句号。

《法制晚报》记者梳理发现,去年一年,北京纪委通报305起案件共377人,其中近五成为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除公款旅游、公款吃喝等,公务人员脱岗追星、超生、重污染红警天气私开限停公车、上班时间网购看黄片等,也都上了黑榜。

数据显示,教育系统中有51人被查,高校多为领导私设“小金库”及兼职取酬,中小学多为公款旅游及违规发放津贴。记者发现,还有23人因超生被处分。

记者发现,纪委通报的最大官员为门头沟区原区长王洪钟,2015年年底,他因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13万元。

纪委通报的违规案例中,怀柔、朝阳、通州位居前三。在全部通报的305起案件377人中,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案件有151起,占比49.5%;“四风”和腐败问题典型案件50起,占比16.4%;为官不为、乱为典型案件19起,其他违纪违法案件85起(包括危险驾驶罪、交通肇事罪等刑事案件和超计划生育等违法行为)。

统计发现,除3月和6月没有通报外,11月通报最少,只有3起,12月出现“井喷”现象,达到163起。

从案件通报的时间看,4、9、10、12月通报案件数量较多,均超20起。纵观这几个月,均临近“五一”、中秋、“十一”和元旦春节等“节日时段”。

《法制晚报》记者发现,为杜绝“节日病”,纪委多次在节前下发通知,要求党员干部“十严禁”,除常见的严禁公款吃喝、收受礼品等,还增加了严禁违规参加老乡会、校友会、战友会等。

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研究员、反腐问题研究专家李勇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分析,年底进入工作总结期,结案会较多,通报相对也会增多。纪委在关键时间节点进行警示,有助于形成广泛的震慑。

李勇表示,过节是“人情走动”最多的时候,但不能给权力寻租留有缝隙。根据规定,党员领导干部不得参加自发成立的老乡、校友、战友之间的各种联谊会,不得担任这类组织、联谊会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不得在这类联谊会中担任相应职务;也不得借机编织“关系网”。

“究竟什么是礼尚往来,什么是违法违纪,这个度需要立法,通过制度协调人情与法律,细化收多少钱算受贿,多少钱算感情交流。明确违纪标准,避免查办案件扯皮。”李勇说。

在305起案件中,“窝案”41起,涉案人数最多的是通州民政系统侵吞民政资金案。

通报显示,2011年至2012年间,通州区民政局优抚科科长金禄春伙同部分下属街道、乡镇民政科干部,骗取、私分优抚救济款,共涉及6家单位15人,其中,区民政局4人,街道民政科3人,乡镇民政科8人,涉案资金总额人民币140余万元,涉案人员均被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并分别被以贪污罪依法判处刑罚。

记者梳理发现,通报的377人中,有51人在高校、中小学及幼儿园及教育中心就职,超过通报人数的一成。其中14人为高校领导违纪,幼儿园及中小学中,违纪最多的是海淀区,9人被通报。

23人因超计划生育被通报

2015年12月28日,怀柔区纪委在其官方网站(怀柔纪检监察网)通报今年以来查处的党员干部违纪违法案件情况。第一批共通报了90起,其中21人因超计划生育被通报。

而顺义也有两人因超计划生育被通报处分。

检方指控王洪钟涉嫌受贿罪和滥用职权两宗罪。起诉书显示,2001年至2013年,王洪钟分别为李某、吴某等8人任职的公司或个人在企业经营等方面谋取利益,多次索取或者收受上述人员给予的现金、房产、手表等财物,折合人民币1416万余元。王洪钟在担任门头沟区区长期间,违反规定拆除门头沟区体育场,致使国有财产损失共计2086万余元。法院经审理最终认定受贿金额为1300余万元。

记者梳理发现,上黑榜的违纪违法行为依次是公款旅游、贪污贿赂、违规收送礼品礼金等。与此相比,记者还注意到一些“非常规的违纪违法行为”,工作期间追星,上班时间网购、炒股、看黄网,重污染红警期间开停驶公车等也被通报。

2015年最后一天,市纪委通报朝阳区9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案件。这次通报中,首次有人因在重污染红警情况下违规用车被处分。

纪委指出,朝阳区地震局应急救援科科员陈红卫违反单位公车管理的相关规定,擅自将公车开回家。并在北京市发布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的情况下,驾驶应当封存的公车处理私人事务。陈红卫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朝阳区种植业养殖业服务中心副主任刘军,在明知单位公用车辆根据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指令被要求停驶的情况下,仍驾驶该车处理家庭私事。同时刘军在组织向其核实情况时,不仅捏造事实,还指使他人提供虚假证言,妨碍组织调查。刘军被给予撤销党内职务处分以及撤职处分,降为七级职员。

北京朝阳区房屋权属登记中心多名工作人员,在遇到明星王菲来办理业务时擅离岗位,忙着“追星”。该中心包括主任范明悦在内的4名工作人员给予党内警告处分。

2015年9月,一则“北京一官员上班日点黄网1000多次”的消息成为各大网站头条,此事涉及平谷区的一则通报。据平谷区纪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电子化办公时代,上班期间 “不务正业”都在纪委的实时掌控中。所有机关人员一旦在工作时间内刷淘宝、炒股票、玩游戏,以及刷黄色网站等,便会被记录在案。

除本职工作外,官员可不可以“兼职”挣外快?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的副校长刘亚以及该校国际商学院原院长汤谷良被通报就是因碰触了这条“红线”。

通报显示,刘亚除本职外,还在6家公司兼任独立董事,取酬120余万元,在经济实体中的兼职情况,未向组织报告。而汤谷良在担任院长期间,先后在4家上市公司兼任独立董事,其虽向学校报告了兼职,但隐瞒了取酬问题,还多次持因私护照出国执行公务,擅自延长出访时间和更改行程路线,在科研经费中报销其妻子、女儿往返美国机票费用。

刘亚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党委常委、委员、副校长职务被免;汤谷良也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降低岗位等级处分,此外,两人违规兼职所得均被追缴。

火爆纪委黑榜抓大不放小 上班炒股网购亮红牌(图)